从气功大师到风水大师 起底各种变了味的“大师”

时间:2017-06-26  来源:中国社会组织网  作者: 青海省社会组织管理局   浏览:

  • 这些年,奇葩大师可真不少。在山东从事书画收藏的王先生说,什么联合国百名最伟大艺术家’‘世界艺术大师’‘中国国画大师’……虽然这些所谓的大师根本没有什么艺术造诣,内行人一眼就能识破,但对不知情者来说,这些名头还真能唬住人。

    从气功大师、风水大师到艺术大师、养生大师,众多大师披着浮华的外衣,从事坑蒙拐骗的勾当。多年来,各类伪大师粉墨登场,声名狼藉后又销声匿迹。随着大师现形记频繁上演,以及政府对大师评选基地”——“离岸社团山寨社团的整治,伪大师之风已有渐衰迹象,但不时曝光的大师案例说明,伪大师滋生的土壤仍存。

    识破大师真面目需要慧眼、斩断大师利益链需要强力。让大师称谓重归纯洁和荣耀,并不容易。

    违法大师名号难摘

    近日,围绕中国陶瓷艺术大师的争议,再次暴露出所谓大师评选背后的猫腻。

    去年7月,中国陶瓷工业协会主办的第三届中国陶瓷艺术大师评审活动,评选出91中国陶瓷艺术大师5个月后,民政部将此次评审活动定性为违法行为,并作出警告的行政处罚。

    而作为中国陶瓷工业协会的业务主管单位,国资委信息公开办公室日前在回复信息公开申请时表示,今后不再组织中国陶瓷艺术大师评比。

    既然违法,评出的大师算不算数?民政部表示,社会组织未经批准,擅自在保留项目目录以外开展评比达标表彰项目的,其颁发的奖项、荣誉一律无效。有媒体致电中国陶瓷工业协会,得到回复称,民政部并未明确如何处理评选出来的大师称号。记者搜索发现,不少获评者依旧以中国陶瓷艺术大师的头衔出席公开活动。

    所谓的保留项目目录,是指2015年公布的《全国评比达标表彰保留项目目录》。民政部有关负责人表示,如果在项目目录范围之内,各社会组织应当严格按照既定内容、范围、周期开展活动,不得擅自改变项目名称和周期,不得擅自扩大项目范围或擅自增设子项目;如果不属于保留项目的,应当按照规定报经批准后才能开展。

    记者查询发现,项目目录中属于国家级大师评选的仅有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全国工程勘察设计大师两项,而近两年获批设立的临时性评选,则仅有第三届国医大师一项。

    专家表示,如果评选前的程序不合法,后面的结果就没有法律依据,评出来的称号应自动无效。相关协会应该收回,或者声明前面发出的称号无效,以降低不良影响。

    评选乱象滋生腐败

    事实上,近年来工艺美术行业的大师评选多次引来外界质疑。大师评选乱象已成为大师泛滥的直接原因。

    比如,2016年年底,中国工艺美术协会评选出280中国工美行业艺术大师,该评选与拥有近40年历史的中国工艺美术大师评选仅有几字之差,可前者一届评选诞生的大师比后者4届评出的都要多。有业内人士质疑称,很多国家级大师存在名不副实的情况。

    当代御窑陶瓷体系传承代表人向元华说,封大师本身是一种文化遗传,就如同古代民间将医术高明的医者称为大夫,是为了给作出突出贡献的从业者较高的名誉与地位。但在经济利益的驱动下,大师称号逐渐丧失了其严肃性。

    全国政协委员、乐天陶社社长郑祎曾调查发现,中国陶瓷艺术领域大师泛滥,评定大师的各级机构和名目达数十个,大师评选已沦为滋生贪污腐败的温床。

    为谋取大师称号,不少官员从事雅贿性质的权钱交易。近年来,陶瓷大师称号的贿选逐步公开化,出价从数十万元到上百万元甚至千万元不等。其中,江西省政协原副主席许爱民严重违纪问题中,就包括弄虚作假,骗取中国陶瓷艺术大师称号荣誉。同样因涉嫌严重违纪被调查的景德镇陶瓷大学原党委书记冯林华,则有着中国陶瓷设计艺术大师的头衔,这一评选仅进行了一届,就因举报而被民政部叫停。

    大师称号究竟有何神力,以至无数人趋之若鹜?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大师称号是外界判断作品价值的最直观标准。获得大师称号后,其作品价格往往随之水涨船高,这给了很多人寻租的空间。

    大师评选之所以出现铜臭味,郑祎认为,除了准大师为了逐利而自抬身价外,还有部分假冒行业协会借此敛财的因素。

    截至目前,民政部已曝光13离岸社团”“山寨社团,其中不少都是大师泛滥的温床,如中国工艺美术行业协会、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协会、中国传统工艺美术协会等这些看上去名头很响的山寨机构,实际上已成为明码标价印制大师称号的印刷厂

    社会心理助长盲从

    事实上,除了形形色色的工美大师”“陶瓷大师之外,近年来,所谓的健康大师”“气功大师”“养生大师也频频出现在人们的生活之中。他们瞄准了现代社会中人们普遍关注的健康问题,以科学的名义从事伪科学的传播。而与工美大师需要通过评选产生不同的是,这些健康领域的大师称号往往都是自诩的,再加上自我炒作和媒体的推波助澜,便坐实了大师的身份。

    日前,所谓拍打拉筋自愈法大师萧宏慈,因涉嫌过失杀人在英国被捕。他自称根据《黄帝内经》发明拍打拉筋疗法,能医百病。从2009年开始,中国多地出现相关的培训班、体验营等,各类产品也在网上热销。但近两年间,萧宏慈所谓的神效疗法,已造成一老一小两名外国患者死亡。走下神坛的萧宏慈,甚至被人称为张悟本第二

    伪大师大行其道,社会科学素养的缺失是重要原因之一。第九次中国公民科学素质调查结果显示,2015年中国具备科学素质的公民比例为6.20%,与西方主要发达国家仍有不小的差距。专家认为,应持续加大对健身、养生的正确宣传,以全民科学素养的提升,铲除伪科学滋生的土壤,让各色伪大师没有生存之地。

    一方面是大师的泛滥,另一方面是对大师的盲目追捧。迷信大师的社会心理,也造就了大师变味的现状。

    中国社会心理学会、中国心理学会原理事长乐国安认为,迷信或者相信大师,往往出于自我效能感不足。

    乐国安说,自我效能是一个人对自己能否干成功一件事情的可能性的评估。现实生活中,很多人对自己能否干成某件事不大有把握,为了给自己壮胆,就会去寻求某种不大好解释的力量来支持自己。比如,有的人生病了,觉得现代医学技术不能治好,或者是因为自己没有足够的经济条件支持治疗,就会感到自我效能感不足,于是就有可能寻求伪科学偏方,乞求所谓的大师”“神医

    此外,崇拜权威的社会心态也是造成伪大师频现的原因之一。乐国安说,每个人多少都有一种崇拜权威的心态,如果进一步形成比较重的迷信,就会造成对伪科学的接受。一个社会如果形成了一种过度崇拜权威的风气,势必迷信盛行,而传播科学知识反倒会被视为另类。不少所谓的大师也常常利用大众的权威效应,跟名人、明星套近乎,让缺少科学素养的人跟着上当受骗。

    评定体系必须规范

    景德镇陶艺界泰斗、景德镇历史上第一位全国工艺美术大师王锡良,回忆起1979年赴北京领奖的情形说,全江西省只评了2个人,但总是觉得自己还不够好。为了提醒自己,他给自己题了一首诗:文章书画千载事,莫被一时热晕头。头莫晕,足莫浮,虚心谨慎好登楼。

    如今的很多大师,早已没有了登楼的耐心与谦卑。很多文艺工作者认为,针对大师泛滥的现状,应规范大师的产生渠道,建立严格的评定体系。

    郑祎建议,应彻底清理和取消当前中国文化艺术领域的各种大师称号制度。取而代之以陶瓷文化传承人或专家称号。政府只对传统手工艺人及艺术工作者实施必要的保护与扶持,严格要求评审的严肃性、公正性、透明性。

    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侯样祥认为,在经济利益的驱使下,中国工艺美术界在面对大师称谓之时,无论是评定者,还是被评定者,总体呈现的是一种无知者无畏文化缺失者形象。他建议,独立建构全国性的中国工艺美术家协会,符合入会条件的所有成员一律称会员

    也有观点认为,大师需要德艺双馨的工匠精神,但目前的大师评选活动无法反映出大师技艺之外的人品与学养等素质。真正的大师不是哪一家或几家机构就能够评选出来的,是不是大师最终应该交由时间来检验。

上一篇 :国家发改委:坚决防止滥用“一带一路”概念聚财敛财

下一篇 :国务院办公厅通报北京市工程建设质量管理协会涉企乱收费问题

民管概况 | 联系我们 |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分享微博 | 系统管理

版权所有:青海省社会组织管理局@2015 青ICP备05003965号
办公地址:青海省西宁市西关大街60号 Mail:qhsq@qh.gov.cn
技术支持:安徽晶奇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